<acronym id="8moy8"></acronym>
<rt id="8moy8"></rt>
<sup id="8moy8"><xmp id="8moy8">
<tr id="8moy8"><xmp id="8moy8">
<rt id="8moy8"></rt>
网站首页 > 资讯

我来数科被工信部通报批评 牌照短缺、信贷产品投诉居高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戴贤超   时间:2021-03-26 11:03  字号选择:

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问题上,我来数科已经是工信部通报名单中的常客。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然而,老牌的助贷机构我来数科却屡教不改,近年来,多次因为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通报批评。3月12日,工信部通报2021年第3批,总第12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名单,我来数科再次榜上有名。


不仅如此,在黑猫投诉官网上,对我来数科的口诛笔伐更是从未断绝,截至目前,共有7000多条投诉,涉及高利贷、收取高额服务费、暴力催收以及无法提前还款等问题。不过,我来数科对工信部的整改要求都敢置之不顾,想必这点用户投诉,也未必会放在眼中。


01 屡教不改 违规收集个人信息


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问题上,我来数科算是惯犯了,也非第一次被点名批评并限期整改。


2019年1月25日,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四部门决定自2019年1月至12月,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并委托委托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成立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工作组(以下简称“App专项治理工作组”)。


2019年7月至10月,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向134家问题App运营者发送整改通知,并建议其1个月内整改,其中就包括我来数科的前身我来贷。


然而,我来数科并未按照整改要求积极整改,以至于2019年12月,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再次通告,包括我来贷(我来数科前身)在内的4款APP未完成整改。App专项治理工作组无耐的将核验结果提交相关部门,建议依法予以处置。


时隔仅一年有余,我来数科再次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第二次被工信部限期整改。


3月12日,工信部通报2021年第3批,总第12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名单,共有136款App,我来数科APP亦在名单之中。工信部要求,上述App应在3月17日前完成整改落实工作。逾期不整改的,工信部将依法依规组织开展相关处置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我来数科运营主体为深圳卫盈智信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自然人股东为谢飞,持有100%股权,主要开展助贷业务。


据其官网显示,目前包括消费信贷、消费分期和信用租赁三大类业务,其中消费信贷又细分为光速贷、车信贷、生意贷,分别服务工薪一族、有车一族和小微企业主。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我来数科母公司WeLab宣布获得保险及资产管理公司安联集团旗下的数字投资部门Allianz X近5亿元人民币投资,初步完成其C-1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WeLab自2013年创立以来,集团累计战略融资金额已超过42亿元人民币。投资者包括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世界银行集团成员国际金融公司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建银国际、红杉资本、欧洲大型银行ING等等。2019年12月,WeLab曾宣布完成11亿元人民币C轮战略融资,获新投资方加入和5个原有投资方追投。


资料显示,WeLab的创始人及集团CEO龙沛智(Simon Loong),在创办WeLab之前,在渣打银行和花旗银行的零售银行部门有十五年从业经历。持有美国斯坦福商学院的管理学硕士学位,同时也是一名注册会计师。龙沛智是香港金融科技协会创始董事会成员,同时担任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香港贸发局以及香港总商会等多个专业机构的顾问。


02 投诉高达7000多条


在黑猫投诉官网上,对我来数科的口诛笔伐更是从未断绝,截至目前,共有7000多条投诉,涉及高利贷、收取高额服务费、暴力催收以及无法提前还款等问题。


3月22日,一名自称是律师的网友发帖投诉称,孩子隐瞒向我来数科借款三万,还款12期,服务费利息高达超出国家保护,现本人要求我来数科接受一次性还清剩余贷款,并免除所有的服务费与不合理利息。


另一用户发帖质疑称:“3300借款12个月,要还4487.88这不是高利贷?”据此计算,年华综合利率高达35.98%。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调整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即15.4%。也就是说,超过15.4%的借贷利息,都是不合规的,用户可以主张调整或者到法院起诉调整。


在众多投诉者中,一位自称是参加防疫工作人员的网友也对我来数科的种种不合理情况进行投诉。据其介绍,2019年4月2日,其在我来数科公司的我来贷申请一笔2万元个人消费贷款,其征信显示为四川锦程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该笔贷款于2020年2月-4月疫情期间有逾期,因本人被单位借调去参加防疫工作加之疫情期间未上班工资较少还款出现问题造成逾期,并非本人恶意逾期,之前还款情况一直良好。4月20日解封上班后第一时间偿还了逾期金额,并将该笔贷款已结清,后要求该公司根据相关疫情期间征信的有关国家政策对个人征信进行修复,根据公司的要求已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但公司迟迟未解决,以各种理由拖延,一直到2021年3月还没有解决征信问题。


除此之外,“无法提前还款”也是多数用户投诉的重灾区。


据一位用户描述,他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年前在微信公众号我来数科上借了3万块,利息太一年共计要还4万块,还是每月还款。现在资金周转过来了,想提前还款避免高利息,结果被告知不能提前还款。


几经投诉后,该用户的问题似乎已经得到解决,但是该用户依旧表示:“服务态度是挺好的,但是利息真的是太高了。我3万用了3个月,提前结清共计花费X(未透露具体金额)元,每个月利息500多,还有500多的管理费,真的是黑心商家。”


03 金融牌照稀缺 助贷业务未来前途几何


据公开资料显示,我来数科累计在线申请金额高达5685亿,超过577万注册用户,资金合作机构包括长银消费金融、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锦程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金美信消费金融等持牌金融机构。


在联合放贷受到强监管下,一直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助贷模式更加为各大机构接受。因此 ,作为老牌的助贷机构我来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因祸得福。但是,其自身也存在不少弊端。


持牌经营,是金融机构入场的必要前提。然而,与其它助贷机构相比较而言,我来数科既没有小贷牌照,也没有消费金融牌照。或为弥补此方面的不足,我来数科没在此方面宣传报道时,均以“母公司WeLab旗下全资子公司WeLab Digital Limited获得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虚拟银行牌照”、“我来数科母公司WeLab在香港的平台WeLend,还持有放债人牌照”、“我来数科母公司WeLab与印尼大型综合企业集团PT Astra International Tbk旗下子公司联合成立合打造的Maucash获得了印尼OJK颁发的金融科技牌照”来搪塞。据了解,我来数科母公司WeLab在内地业务方面拥有融资担保和融资租赁牌照。


近年来,监管部门也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对助贷模式进行监管和引导。2019年11月,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印发《关于做好配合打击惩治“套路贷”加大消费金融业务创新的通知》,从提高商业银行思想认识、加大消费金融创新力度、有效履行商业银行社会责任、严防信贷资金流向“助贷平台”等方面对下一阶段商业银行信贷工作提出要求。


2019年10月中旬,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该通知也强调严格规范银保与金融科技企业助贷合作。短期看,严控助贷业务将使银行进一步分化,部分中小银行盈利能力更受影响。但长期看,严控助贷致力于提升平台的规范性,降低运营风险和道德风险,有助于银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在监管不断趋严的大环境下,完全的助贷模式俨然不符合形式多变的行业环境,因此,我来数科未来将走向几何,还存在较大变数。

关键词:公司 
分享到:

版权声明:
来源及作者标注为融中财经融资中国的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RZZG2006。
其他署名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融中财经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而刊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杂志

在线订阅
2020年12期
2020年12期
造车新势力:一场“势”“利”的冒险
2020年11期
2020年11期
天堂硅谷:20年坚持的“长期主义”
2020年10期
2020年10期
诺亚控股:创业十五年,尊重常识,敬畏市场

机构专栏

  • 澳银资本
  • 松禾资本
  • 上汽投资
  • 达晨
首页
股权投资机构
LP
行业
新金融
会议
会议报名
往届回顾
定制活动
推荐会议
研究
榜单
报告
关于我们
招聘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版权所有:融中财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霞光里18号佳程广场A座20层D单元  合作热线:010-84467811  备案号:京ICP备11038469号-1  技术支持:海源川汇
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免费黄色片,中文字幕亚洲综合小综合在线,日本三级片电影 网站地图